古哥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(分享大片)
查看: 1046|回复: 1

[都市·娱乐] 窗外飘着雨,室内却是如火荼毒,上演着一场辣人眼球的活春宫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5-12 09:45:4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4K天堂


01 识破阴谋

窗外飘着雨,阴冷的让人打颤,室内却是如火荼毒,上演着一场辣人眼球的活春/宫。

夏芳菲惊愕的捂住了嘴,强忍着没让自己叫出声。

透过微微敞开的门缝,她看到向来斯文的周锦城正贪婪的抱着女人的细腰,不断的撞击着,随着他强而有力的节奏,女人的嘴里发出阵阵不知是痛苦还是舒服的呻/吟。

夏芳菲的脸瞬间便红到了脖子,她想上楼,却从那女人的嘴里听到了自己的名字。

“锦城,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和夏芳菲求婚啊?”女人微微喘息,声音极具魅惑。

夏芳菲微怔,她从小就被周父收养,在她心里周锦城就是大哥,他为什么要和自己求婚,况且那两人明明这么亲密,说出这种话实在是太奇怪了。

强烈的好奇让夏芳菲忍住羞涩,偷偷的听了下去。

周锦城边动边喘息道,“快了宝贝,再过三天就是她十八岁的生日,到时候我就会和她求婚,等拿到了夏氏的股份,我马上就踹了她娶你。”

女人嫣然一笑道:“这还差不多,可她要不同意怎么办呢?”

周锦城阴笑一声道:“我会事先给她灌点药,保证我说什么她都答应。”

女人嘻嘻一笑,张开手抱住了周锦城,娇喘连连的说道:“就知道你最厉害了,锦城,我好爱你。”

当夏芳菲回来的时候,就听到了这段对话,瞪大双眼,难以置信的盯着这对上下起伏的男女,看着这苟且的一幕,她竟没有感到羞耻,她只是觉得冷,不但冷,还很心寒。

事实上她从来就没有想要过夏家的股份,她一直希望在自己十八岁那天把股份送给周家,以报答他们对自己的养育之恩,没想到,他们连三天都等不了!

夏芳菲嘴角上扬,勾出了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。

她不在乎钱,却很在意这份得来不易的亲情,只是,在周家已无亲情可言,若没有周父的授意,就算给周锦城十个胆子,他也不敢……

熟悉的汽车声打断了她的思绪,是周父!

夏芳菲脸色大变,急忙躲进了旁边的储物室。

片刻,客厅内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“锦城,你就不能收敛一点吗,被芳菲撞到了怎么办?”

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接着道:“爸,你怕什么,她不是告诉过你,今天去给同学过生日,今晚不回来了吗。”

周父哼了一声,不悦的道:“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我养了她这么久,为的是什么咱们都清楚。”略做停顿,他又说:“还有三天她就满十八岁了,这几天你给我注意点,等拿到夏家的股份,你爱怎么鬼混就怎么鬼混。”

夏芳菲紧抓着门的拉手,手指冰凉,事情果然像她猜测的那样,周父和周锦城早已经狼狈为奸,他们对自己好,并非是因为顾念旧情,而是为了父亲留给自己的股份!

她曾以为是上天眷顾,父亲死后,又给了她新的亲情,当一切破碎之后,才明白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天真。

过了一会,周家父子与那个女人相继上了楼,夏芳菲立即跑出大门,她不想再待在这里,哪怕是一分一秒,都觉得肮脏恶心!

外边的雨越下越大,夏芳菲被浇的头晕脑胀睁不开眼,完全没有看到迎面驶来的轿车。

吱嘎一声,轿车猛然停下,急速滚动的车轮溅起了一大片雨雾,雨水混合着沙土狠狠的打在了夏芳菲的脸上,车灯的映照下她脸色惨白,形如厉鬼。

“啊。”

与此同时,开车的人发出了一声惊呼。

“霍先生,好像撞到了人。”

坐在后座的男人皱了皱眉。“小风,下去看看。”

“是。”

司机赶紧开门下车,夏芳菲已被巨大的冲击力吓倒在地上,她傻傻的看着两盏光线刺目的大灯,神情呆滞。

“小姐,您没事吧?”

司机费劲的把夏芳菲从地上拽起来,她依旧瞪着车灯不说话。

司机无奈,求助似的看向了车里的人,那人降下车窗,淡淡说道:“雨太大了,先把人弄上车。”

司机应了一声,把夏芳菲拖上了副驾驶,身上的雨水很快就把座椅打湿,看着不断流下的水珠,男人的眉头皱的更深。

“小姐,你没事吧,需不需要送你去医院看看医生?”

夏芳菲浑浑噩噩的转过脸,借着外边的光亮,她看清了说话人的样子。

男人面容冷峻,棱角分明,一双黝黑的眸子,在昏暗的车厢内闪闪发光。

“小姐,你听到我说话了吗?”他继续询问,声音充满了磁性。

夏芳菲怔怔的看着他,下一秒,她沙哑开口。

“先生,你愿意和我结婚吗?”

司机手腕一滑,差点撞到了旁边的围栏上。居然敢向霍少求婚,这姑娘的脑袋一定有毛病,只希望霍少不要发火把她给撵下车。

后座的男人也是微微一怔,他缓慢抬头,目光沉冷。

敢这么直白和他提出结婚的,这女人绝对是第一个。

“你愿意娶我吗?”

夏芳菲直直的看着他,此时此刻,她心里只有一个念想,只要嫁给了别人,周家就拿不到她的股份。

“我为什么要娶你,娶你有什么好处?”

男人眯着眼,紧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硕大的泪水从夏芳菲的眼中滚落出来,她低低啜泣道。“我有钱,我可以给你钱,哪怕你假装娶我也行,我会给你报酬的。”她紧张的看着男人,急切的说道:“我只有三天的时间了,先生,求你,帮帮我。”

男人淡淡的看着她,少顷,他语气平平的说道:“可惜,我不需要钱,也没有那个时间帮你,如果小姐没事,就请下车吧。小风,把车开到前边的酒店,送这位小姐进去。”

男人的不近人情让夏芳菲心里更冷,她伸脚踩下了油门,低低的说道:“用不着你送,我自己会走。”

吱嘎一声,轿车再次停下,旋即,又飞快的朝远处驶去……


02 转机

雨一直下,冰冷的雨水毫不留情的打醒了夏芳菲,想起刚才的一幕,她恨不得狠狠给自己一个耳光。

她疯了吗,连对方有没有女朋友都不知道,就要和人家结婚,面对这样的疯子,换做是她,她也会把对方从车上扔下来。

看着绝尘而去的黑色轿车,夏芳菲一阵苦笑,幸好男人不是贪图财色之辈,能把她赶下来已是最好的结果。

抹了把被雨水打到很难睁开的双眼,夏芳菲惨笑一声,走向了旁边的酒店,进房间的时候,头重脚轻的感觉又袭了上来。

摸了摸滚烫的额头,夏芳菲知道自己肯定感冒了,她强撑身体洗了一个热水澡,躺到床上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迷迷糊糊中,夏芳菲听到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。

看到上边的号码,夏芳菲顿时睡意全无。

“周伯伯。”夏芳菲嗓子哑的厉害,一开口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。

周父显然也听出来了,他急切的问道:“芳菲啊,你这是怎么了,是不是病了,你人在哪里,我这就让锦城过去接你。”

如果没听过那对父子的对话,夏芳菲必会感激涕零,现在,她只有一种感觉,就是恶心。

她强忍着厌恶,皮笑肉不笑的说:“不用了,周伯伯,晚点我自己回去。”

周父马上说道:“那怎么行,听声音肯定感冒了,快告诉伯伯地址,我好让锦城好带你去看医生。”

想到室内的一幕,惜芳菲的鸡皮疙瘩已经掉了一地,她深吸了一口气,快速说道:“周伯伯,真的不用了,我朋友喊我了,晚点我再给你打电话,拜拜。”

挂断电话夏芳菲不禁干呕了一声,拿起床头柜上的清水喝了一口,心里才舒服一些,精神略有好转,她马上给律师杨奕打了一个电话。

刚刚六点,杨奕大概还没醒,电话响了好一会,他才接起来,听到他的声音,夏芳菲精神一振,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我是夏芳菲,是不是只要我到了十八岁,就能拿到父亲的股份?”

杨奕沉默了一会,道:“不全是,你必须得结婚,股份才能完全属于你。”

夏芳菲急问道:“如果我不结呢?”

“财产的一半会自动转给你的抚养人。”

什么?居然要给周家父子一半?

当年父亲和周父一起创建了公司,各持百分之五十的股份,如今鼎盛公司的财产已经快过十亿,即便是百分之二十五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。

这个答案她绝对不能忍。

气急败坏的捶了一下桌子,夏芳菲马上开始自救,她要找一家婚姻中介,不管对方美丑穷富,只要能和她结婚就行。

公司的效率还不错,马上就给她物色了一个小资男,两人约好八点见面。

看照片五官还算端正,夏芳菲赶紧收拾东西,前往指定的咖啡厅。

刚走出酒店,就碰到了一个人。

那人斜倚在车边,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夏芳菲。

“菲菲,你这么急是要去哪啊?不是和同学在一起吗?怎么住了酒店。”

“啊!大……大哥,你怎么在这?”

看清对方的样子,夏芳菲脸色顿变,她做梦也没想到周锦城会在这里等她。

周锦城掸了掸衣襟,故作关心的说:“父亲说你生了病,做大哥的哪能不关心呢。”旋即对身后挥手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扶菲菲去医院看病。”

不知从哪里钻出两个身强力壮的大汉,他们一边一个扯住了夏芳菲,就把她往车里按。

“放开我,你们要干什么?大哥,我没病,你快让他们放开我。”

夏芳菲又急又怕,不住的叫嚷,周锦城冷笑一声,当先上了车。

看着对方的后脑勺,夏芳菲忽然明白了一件事,自己的电话已经被监控了,既然周家父子打定主意要她的股份,自然不会容忍在她生日之前有任何的意外的发生。

该怎么办,如果就这么跟他回去,自己将一无所有,还有可能在钱财被拿光之后扫地出门,不行,她绝不甘心就这么束手就擒,这是父亲留给她的,此时,她更好不可能将它拱手让给周家父子。

夏芳菲一边挣扎,一边快速思考,眼见就要被人塞进车厢,她忽然发狠照着男人的裆部就是一脚,男人哎呦一声蹲下了身,夏芳菲立即打另一边的车门,飞快向远处跑去。

周锦城怎么也没想到夏芳菲会逃走,昨晚父亲说听到了动静,怀疑夏芳菲回来,他还不信,眼下这情景,夏芳菲一定是知道了什么。

到嘴的鸭子哪能就这么飞了,周锦城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句,驾车就追。

匆匆一瞥,夏芳菲看到周锦城的车追过来,心里一慌,便跑进了马路对面的公司。

刚进门就见一个胖胖的男人喊道:“唉你,是不是卫生部的,都几点了才来上班,还不赶快过去换衣服,打扫楼层,一会BOSS就过来了,要是给他撞到你晚了十多分,就别在这干了。”

夏芳菲愣了一下,估计对方肯定认错了人,因为她没穿职员的制服,所以那胖子把她当成打扫卫生的了,转念一想,这不是正好,换了衣服周锦城一定认不出她。

顺着胖子的手指,夏芳菲很快找到了卫生部,屋里果然有几个小姑娘在拿工具,大概是大公司员工较多,大伙只是看了她一眼,都没多问,夏芳菲赶紧拣了一套衣服武装上,带上口罩,心才稍微安定一些。

跟着大家出了更衣室,在二楼的楼梯口,一个领头模样的女人给她们分配了活,夏芳菲被安排在16楼。

拿着抹布上了电梯,夏芳菲忐忑不安的上了16层,出去前她把手机调成静音,便开始心不在焉的打扫起房间,因为一直担心周锦城会找到自己,在擦某间办公室的时候,竟不慎手滑,把一个古色古香的花瓶掉在了地上。

巨大的声音把夏芳菲吓了一跳,蹲下去查看的时候,忽觉头上光线一暗,猛然抬头,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线条紧绷,且带着微微怒意的俊脸。


03 再遇冷漠男

是他?

竟然是雨夜里碰到的那个人!

夏芳菲惊叫着站起身,又因用力过猛,一下子撞到了对方的下巴上。

男人眉头皱的更深,他一把钳住了夏芳菲的脖子,沉声问:“你是怎么干活的,知不知这花瓶值多少钱?”

随着对方话音的落下,屋子里又进来两个人,其中一个就是夏芳菲之前在一楼见过的胖子。

见到碎成了八半的古董,胖子顿时冒了一身冷汗。

“夭寿啊,这可是元代的青花瓷,霍总花了将近一亿买回来的,你……你……你陪的起吗你。”

胖子捶胸顿足,那表情简直比自己的东西的碎了还要心痛,也难怪他一脸便秘,boss在出国考察去了三个月,昨天才回来,一回来就碰到这么一件事,能不糟心吗。再则,九千多万可不是小数,就算是当了几年总经理的他,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。

为将自己的责任减少到最小,胖子赶紧走到门外,给卫生部的负责人打了一个电话。“卫生部的经理,赶紧给我滚到十六楼,看看你手下干的好事。”

这功夫夏芳菲还在愣着,男人和胖子话她都听到了,一时也忍不住发懵。

“我……对……对不起。”

过度的紧张让她心跳如骨,口罩上渗出了一大层水雾。

男人俯身逼视,沉冷的目光几乎凝出了冰。

昨晚回来就算不上顺利,一大早又被人打了一通骚扰电话,男人的心里本就十分的不爽,如今又看到心爱的古董碎成无数片,换成谁估计都无法心平气和。

“对不起就能解决问题吗?”

说着,他狠狠的扯下夏芳菲的口罩。

看到这张苍白的没有多少血色的脸,男人微怔,很快,他也想到了那个强踩刹车,顶着雨走掉的女人。

“是你,你究竟是谁?竟然混进了我的公司?”

被人窥视的感觉让男人陡然动怒,狠狠的掐住了夏芳菲。

与此同时,卫生部的经理也来到了现场。

“霍……霍总,这……这不是我们卫生部的啊。”

男人脸色更沉,他扫了一眼胖子等人,冷声说道:“你们先给我出去,等一会我再找你们算账。”

几人交换了眼神,相继小跑出门,瞬间屋子里便一清二静,只剩下他们俩。

夏芳菲被掐的难受,她用力的抓着男人的大手,哀求道:“你……能不能先放开我。”

男人冷哼一声,坐到了高大的老板椅上。

“说,你到底有什么目的?”

夏芳菲连连咳嗽了好几声才说出话来。“先生,我没有目的,也不知道这是你的公司,我是为了躲人才误跑进来的。”

男人勾起唇,笑容冰冷。

当他是三岁的小孩,这种话他会信吗?

“是我爷爷派你来的,还是陆安琪那个女人?说了,我或许可以看在你诚实的份上,把花瓶钱一笔勾销。”

夏芳菲摇了摇头,虽然不想陪钱,可也不能诬陷了别人。

“看不出你还是个硬骨头。”男人讥讽的看着她,看她白白嫩嫩的样子,应该不会超过二十岁,这点年纪就不上学了,能是什么好人,搞不好就是个小偷。

左右早会的时间已经过了,索性探探她的底。

“我再问你最后一句,说还是不说。”

夏芳菲无奈摇头,该说的她都说了,他不信,她也没办法。

男人绕出椅子,威胁道:“那我就把你送到警局。”

情急之下夏芳菲忽然想起自己的股份,忙大声喊道。

“等等,先生,你的花瓶我明天赔可以吗?”

男人冷哼,“我凭什么相信你。”

说话间两人已到了一楼,电梯门刚开,夏芳菲就被另一个人揪住。

他洋洋得意的看着保安,骂骂咧咧的说道:“妈的,我就说我要找的人在这,你们竟然不让老子进去,把你们老总叫出来,你们是不是不想干了。”

毫无疑问,这个人就是一直等着的周锦城。

他眼看着夏芳菲跑进来,便跟过来找人,却被几个不长眼的保安给拦住了。进来的时候他打听过这家公司的老总是外地人,既然是这样,他也没什么好怕的了。

男人冷冷扫向了周锦城,看来这家公司的确需要整顿了,才出去了几个月,居然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找上门来了。随后,他的目光又落在了夏芳菲的脸上。

“你的同伙?”

“不是,我不认识他。”

夏芳菲使劲去甩周锦城的手,周锦城的脸也变了,他狠狠的抓着她的手腕,一脸狰狞的说:“夏芳菲,识相的就跟我回去,安心做你的周太太,撕破了脸,我让你一分钱也拿不到。”

夏芳菲恨恨的瞪着他,“那些钱是我父亲留给我的,你们一分也别想拿。”她瞅了一眼男人,灵机一动的说道:“忘了告诉你,刚才我打碎了这位先生价值四亿的青花瓷,从现在开始夏家的股份,已经归他所有。”

周锦城大骂道:“放屁,你特么想和这个小白脸合伙演戏骗老子吗,什么狗屁的青花瓷能值四亿,趁老子还有一点耐心,赶紧跟我回去。”

周锦城说着又来拽夏芳菲,男人脸色一沉,对着一旁站着保安道:“把他给我扔出去,再见到他,你们马上给我去财务科报道。”

保安早就对周锦城不爽,老总一下令大伙立即架住了周锦城,拎垃圾一样的把他扔到了门外,随后一字排开,把门口堵住,见抓不到夏芳菲,周锦城骂了几句,便开车走了。

隔着玻璃窗,夏芳菲看得真切,也十分的解恨,周锦城走后,她马上对男人说:“我没有骗你,我可以赔你花瓶钱,但是你必须得和我结婚,否则咱们一分都拿不到。”

男人低着头,冷冷觑着这个瞬间便神气活现的小女人,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在他心里慢慢的扩散开来。


04 条件

“你很想嫁给我?”

五分钟后,男人好整以暇的坐回了高大舒适的办公椅。

夏芳菲更正道:“不是很想嫁给你,是很想结婚。”

男人饶有兴趣的问道。“为什么?”

夏芳菲只说周锦城想强娶自己以占有父亲留给自己的股份,对于周家的其他事她并没多提,毕竟是养育自己多年的长辈,即便是现在夏芳菲仍不愿面对。

结合昨晚她说的话,男人总算信了。他沉默了一会,淡淡说道:“我可以勉为其难的配合你一次,也可以不要花瓶的赔偿金,只需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“什么条件?”夏芳菲警惕的抬起头。

男人眯起眼,深邃的目光中透出了一丝狡黠。“和你的差不多。”

夏芳菲瞬间懂了。“你想让我假扮你的未婚妻?”

“没错。”男人赞许的点了点头。

既然是志同道合,夏芳菲没有多想,马上就同意了。

男人勾起嘴角,在电脑刷刷刷的打了几行字,接着又打印出来,他指着复印出来的纸张道:“同意了就过来签字。”

夏芳菲暗骂一声,果然是老狐狸,生意人,这种小事居然还要签字。不过这样也好,免得他到时候反悔。

匆匆看了一眼,夏芳菲便写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随后男人也签上了自己的名,夏芳菲偷偷瞧了一眼,才知道他叫霍子琛。

做好这一切,霍子琛便把文件拍了一份,然后封起来。

见夏芳菲傻愣愣的看着自己,不禁轻笑一声,调侃道:“夏小姐这副表情很容易让我误会,你现在十分想和我上床。”

夏芳菲的脸不受控制的红了一下,她别过头道:“你以为我真的会看上你吗,大叔,看你的年龄怎么也得二十五六岁了吧。”

霍子琛有些受伤,他今年二十六岁,算起来的确比夏芳菲大了八岁。

“夏小姐眼光不错,不过,管我叫大叔的,你还是第一个。”

反正合同已经签了,夏芳菲也不怕他反悔,便故意气他道:“谁说我是第一个, 以后肯定还会有很多的,霍大叔。”

看着夏芳菲故作鬼脸的模样,霍子琛心情渐好,在她脸蛋上掐了一把道:“如果你敢在人多的时候这样叫我,我立刻毁约。”

夏芳菲气鼓鼓的捂住脸。“你敢。”

霍子琛无谓的耸了耸肩,正要说话,外边便响起了敲门声。

“霍总,陆小姐来了,我让她在会议室等您,您要不要见……”

扫了一眼小脸发红的夏芳菲,霍子琛淡淡说道:“让她过来找我。”

脚步离开后,他看向了夏芳菲,淡笑道。

“夏小姐,演戏的时候到了,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
“什么戏?”

夏芳菲愣神的功夫,一个身穿白色长裙的清丽女人推门走了进来。

“子琛哥,昨天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?”

女人目不转睛的看着霍子琛,清澈的大眼睛中满是委屈。

霍子琛转身坐回了椅子,神色淡漠的说道:“安琪,不好意思,昨天我一直和我未婚妻在一起。”

“未婚妻?”女人瞪大了眼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“子琛哥,你说什么?你……什么时候有的未婚妻?”

“这个你需要知道,今晚我会通知爷爷和大伯,我和她将在明天登记结婚。”

说着他一脸笑意的看向了夏芳菲。

夏芳菲大概也听明白了,霍子琛一定不喜欢这个女人,或者因为什么原因不能和她在一起,所以才找自己来欺骗她。

想到这夏芳菲友好的笑了笑,对女人伸出手道:“你好,我叫夏芳菲,不知这位小姐怎么称呼。”

女人目光复杂的瞪着她,里边有鄙夷,有愤怒。

“子琛哥,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,就算你不愿意娶我,也用不着找一个保洁阿姨。”

阿姨?

夏芳菲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脸,她有这么老吗?

容颜永远都是女人的致命打击,夏芳菲也不能免俗。

她快步走到办公桌边,搂着霍子琛的胳膊,暧昧说道:“很遗憾,你子琛哥说的都是真的,明天我就会嫁给他,他说过,就喜欢我们这类朴实的工作人员。”

女人紧跟过来,红着眼圈问:“子琛哥,她说的是真的吗?”

霍子琛点了点头,目光平静的说道。“没错。”

女人哇的一声哭了。

“我不信。子琛哥,你骗我,你怎么可能娶她,阿姨和爷爷是不会同意的。”

她气急败坏的跺了一下脚,转身跑出了门,夏芳菲赶紧放开了手,不安的问道:“大叔,咱们会不会演的太过了。”

霍子琛白了她一眼道:“勉强及格。”随后又道:“走吧,不想被人叫阿姨,就去换身衣服,免得给我丢人。”

夏芳菲不高兴的哼了一声,嘀咕道:“嫌丢人那你就去找别人。”

霍子琛站住脚,揶揄道。

“是你硬赖着要嫁给我的。”

夏芳菲一时不查,顿时撞到他的后背上。她揉着发酸的鼻子道:“随你怎么说,反正都是假的。”

霍子琛嘴角上扬,是真是假,那要看他的心情。

这一幕刚好被路过的胖子经理看到,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总裁居然笑了,娘的,在这里工作五年,他还是头一次看到,还有,那女人不是打碎了总裁的古董花瓶吗,怎么才一转眼,两人就有说有笑的出来了?

胖子想这些的时候,两人已到了楼下,十分钟后,他们出现在本市最大的国盛商场。

售货员不约而同的都把目光投注到俊美挺拔的霍子琛身上,身穿保洁服的夏芳菲已被她们自动无视,当成了空气。

夏芳菲赌气的挎住了他的胳膊,吃味的说道:“大叔,看不出你还挺受欢迎的。”

霍子琛瞟了她一眼,唇角微扬,小女人的喜怒哀乐全都写在脸上,这种不用费心的感觉,让他很是轻松。

两人在一家国际店前停下,顿时惹来一阵惊叫。霍子琛无视一众花痴,直接了当的说道:“找她能穿的衣服,只要合适都给我包上。”

见来了这么大的客户,服务员态度顿变,对夏芳菲殷勤起来,夏芳菲腹诽了一句狗眼看人低,便进去试衣服,出来时人已焕然一新。

水粉色的长裙衬得她犹如初开的花蕊一般粉嫩白皙,娇艳动人,配上她清秀精致的五官,顿让人眼前一亮,我见犹怜。

霍子琛微微晃神了一下,立即干咳道:“这套马马虎虎,再去试。”

后来夏芳菲实在腻了,霍子琛才风风翩翩的去结账买单。

夏芳菲撇嘴,心说财大气粗有什么了不起,过了今晚,她也会有几亿。

轿车很快就离开了停车场,走了一会夏芳菲忍不住问道:“咱们还去哪儿啊?”

霍子琛淡淡说道:“回家。”接着他又补充道:“这也是合约的一部分。”

她怎么不记得上面写过要和他回家,况且两人还没有真正的结婚好吗?

夏芳菲正要反驳,手机便响了起来,拿出电话一看,打来的人是周父。

篇幅有限,点击链接继续阅读

https://c90560.818tu.com/referrals/index/5908685




提示:如迅雷下载提示"任务出错"、"因版权无法下载",请更换【迅雷5】,提取码: ai7u
古哥影视论坛www.gugeys.cc 高清电影,蓝光电影,最新电影,电影天堂,影视帝国,人人影视
点我免费领影视币
发表于 2019-5-12 21:33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感谢楼主无私分享!
古哥影视论坛www.gugeys.cc 高清电影,蓝光电影,最新电影,电影天堂,影视帝国,人人影视
点我免费领影视币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(分享大片)

本版积分规则

影视帝国免责声明
本站提供网上学习交流和自由讨论使用,所有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公开渠道,发布和个人言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,本站不负任何责任.
如发现有侵权行为,请与我们联系.我们将立刻从网站上删除,并向所有持版权者致最深歉意.
影视帝国论坛已经安全运行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古哥论坛 ( 苏ICP备12074540号 )

GMT+8, 2019-5-23 06:41 , Processed in 0.208229 second(s), 19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